<meter id="vjpbz"></meter>

    <i id="vjpbz"></i>

    <form id="vjpbz"><big id="vjpbz"><menuitem id="vjpbz"></menuitem></big></form>

         首頁 >> 新聞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人民日報】保護長江江豚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人民眼·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

      發表日期:2021-09-03來源:水生生物研究所放大 縮小

         

        天鵝洲保護區的長江江豚飼養基地里,江豚“天天”“娥娥”“貝貝”一家三口。

        天鵝洲保護區供圖

         

        天鵝洲保護區專職飼養員丁澤良在給江豚喂食。

        趙 輝攝

         

        天鵝洲保護區的江豚飼養基地。

        天鵝洲保護區供圖

        引 子

        清風徐來,水光粼粼,不時可見幾頭江豚探出水面。這里是長江湖北石首段北岸,月牙形的天鵝洲長江故道內,逾百頭長江江豚在此棲息、繁衍。

        長江江豚是長江水生態系統的旗艦物種,曾廣泛分布于長江中下游干流以及與之相通的洞庭湖、鄱陽湖。過去一段時間,受長期高強度人類活動影響,長江江豚種群數量持續下降。

        我國高度重視長江江豚保護。自上世紀80年代起,逐步探索了就地保護、遷地保護、人工繁育三大保護策略。其中,遷地保護,即選擇一些生態環境與長江相似的水域建立遷地保護地,是當前保護長江江豚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至今,我國已建立5個遷地保護地,遷地群體總量超過150頭。

        成立于1992年10月的湖北長江天鵝洲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天鵝洲保護區),是我國首個長江豚類遷地保護區。保護區位于湖北荊州石首市,轄89公里長江石首江段和21公里天鵝洲原長江水道,總面積217.7平方公里。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發生轉折性變化,長江江豚保護措施、機制不斷完善。2016年12月,原農業部印發《長江江豚拯救行動計劃(2016—2025)》,提出“基本維持干流和兩湖長江江豚自然種群相對穩定,自然種群的衰退速度明顯下降”等目標。農業農村部2018年7月發布的長江江豚科學考察情況顯示,長江江豚數量約為1012頭,極度瀕危狀況雖仍未改變,但種群數量大幅下降趨勢得到遏制。2018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提出“實施以中華鱘、長江鱘、長江江豚為代表的珍稀瀕危水生生物搶救性保護行動”。

        截至今年4月,天鵝洲長江故道江豚種群數量從最初的5頭增至101頭。近年來,天鵝洲保護區還向湖北洪湖老灣故道、安徽安慶西江等江豚遷地保護區和保護場所輸出江豚24頭,成為長江江豚遷地保護種源輸出的重要基地。

        日前,記者走進天鵝洲保護區,尋訪長江江豚遷地保護之道。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王丁——

        “持續開展種群普查、科學監測、傷病救治、孕豚護理等,讓遷來的江豚能自然棲息、繁衍”

        天剛蒙蒙亮,十幾艘小船從岸邊出發。航速快、聲響大的快艇負責驅趕江豚,其他漁船隨之拉起一道攔網,快艇繼續在前方驅趕,漁船再順勢拉起一道攔網……如此反復幾次,江豚被限制在岸邊的淺水區,工作人員開始合網捕撈。

        這是今年4月下旬在天鵝洲長江故道發生的一幕。這次江豚普查和遷地保護行動,由農業農村部組織實施,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等參與。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王丁告訴記者,為避免江豚受驚被網纏住而窒息,捕撈的每一個步驟都小心翼翼,捕豚隊還使用特制的擔架運送江豚,避免其摩擦受傷。

        江豚上岸后,數名科研人員立即圍攏過來,爭分奪秒為它們量體溫、測心率、做B超等?!敖涍^普查,天鵝洲長江故道的江豚種群已達101頭,達到了故道環境對江豚的最大容量?!蓖醵≌f,為減輕故道生態環境承載壓力,支持其它長江江豚遷地保護區的種群恢復和發展,經過挑選的18頭江豚被送往湖北洪湖老灣故道等遷入點。

        遷移過程頗有講究?!敖惯w移新出生的幼豚以及正在哺乳的母豚,同時每遷移一頭江豚,都會建立相應的種群譜系,記錄其父母是誰、去向何方?!蓖醵〗榻B,江豚遷移途中,會安排專業車輛和護理人員護送,同時在遷入地周邊水域設舒緩池,讓江豚先進入舒緩池適應周邊水域環境,再放入遷入地。

        江豚遷入地如何選擇,江豚遷移后如何開展保護?說起這些,王丁的思緒被拉回到31年前。1990年11月,在當地漁民幫助下,王丁所在的科研團隊從長江干流捕獲5頭江豚,并將它們放養到天鵝洲長江故道中。此后3年,科研人員陸續向故道遷移了10余頭江豚開展試養,觀察結果令人鼓舞:這些江豚可以在這里正常棲息、繁衍。

        “相對而言,長江干流人類活動較多,江豚保護不可控因素較多。將部分江豚遷移到人類活動較少且適于豚類棲息的半自然水域,可以促進其自然繁殖,達到種群保護目的?!蓖醵≌f,經前期調查,科研人員最終把遷入地選址目標鎖定在天鵝洲長江故道,“故道水質與長江水質狀況相近,水中魚類資源豐富,可為江豚提供較充足的餌料,且航運等人類活動較少?!?/p>

        1992年10月,天鵝洲保護區獲批成立。參與保護區江豚保護工作近30年,2008年初的那次緊急保護行動,讓王丁印象最深。

        “當時我國南方部分地區遭受雨雪冰凍災害,我們整個保護區水面幾乎全部結冰。而江豚用肺呼吸,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出水換氣?!蓖醵』貞?,“保護區緊急增調破冰船,不分晝夜航行破冰?!弊詈蟀l現保護區內5頭江豚死亡。經鑒定,原因是江豚為頂破冰層,皮膚被冰塊劃傷后嚴重感染致死。

        “迅速摸排監測,緊急救治受傷江豚!”當時,王丁帶領科研團隊和保護區工作人員一道,采用聲驅網捕的方式分批將22頭受傷江豚捕撈上岸,發現它們的頭面部均有不同程度劃傷??蒲腥藛T立即為它們涂抹藥水、注射消炎針劑和抗生素,開展全面體檢、治療,并通過信標跟蹤記錄技術實時監測其健康狀況。最后,22頭受傷江豚全部康復,其中5頭懷孕江豚,后來都順利生產。

        “這些年來,科研人員在這里持續開展種群普查、科學監測、傷病救治、孕豚護理等,讓遷來的江豚能自然棲息、繁衍?!蓖醵〗榻B,在保護區科研人員精心呵護下,天鵝洲故道江豚種群數量近年來正以每年約10%的速度增長。

        巡護員譚佑先——

        “制止捕撈行為,防止農業面源污染,保障遷居這里的江豚吃得飽、活得好”

        夏日清晨,騎上摩托車,帶上執法記錄儀、對講機和望遠鏡,天鵝洲保護區巡護員譚佑先開始了一天的巡查。

        江邊步道長滿雜草,灌木叢中彌漫著濕熱暑氣。無法騎行的區域,他就步行蹚水,不一會兒,身上的巡護服已被汗水浸濕?!拔覀兺ㄟ^步巡、車巡、船巡等方式,日夜守護著這里的江豚?!?/p>

        經年累月,每天巡護上百公里河段,譚佑先被曬得黢黑,腿和手臂上還留有被湖邊植物劃傷的痕跡。

        巡查時路過農田,譚佑先總會認真查看有沒有被隨意丟棄的農藥瓶,并常向村民宣傳隨意丟棄農藥瓶的隱患?!坝龅较掠晏?,這些農藥瓶很可能被沖進天鵝洲故道,影響江豚的生存環境?!?/p>

        譚佑先和隊友還會仔細搜尋水下可能隱藏的各種非法捕撈漁具,遇到有人偷捕,立即上前阻止,收繳對方漁具,并聯系相關執法機關。

        “這些年,非法捕撈現象已經大幅減少,很大程度上改善了珍稀水生動物的生存環境?!弊T佑先說。

        長江石首段曾是白鱀豚、江豚、中華鱘等珍稀水生動物的重要棲息地。在江邊長大的譚佑先記得,小時候常能見到江水中不時出沒的江豚、白鱀豚。

        “過去,過度捕撈減少了長江豚類動物的食物來源?!弊T佑先曾是天鵝洲故道附近新堤漁場的漁民,他說,“過去我們捕魚,堅持適度原則,捕撈上來2斤以下的魚都重新放進江里。后來,魚越捕越少,越捕越小?!?/p>

        2006年起,為保護江豚等珍稀水生動物,天鵝洲保護區陸續拆除周邊養殖圍網,加強漁業捕撈監管,同時引導周邊漁場包括譚佑先在內的500多名漁民上岸轉產。

        2018年1月1日起,作為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之一,天鵝洲保護區正式實施全面禁捕。保護區及周邊所有漁民獲得退捕安置補償,參加石首市組織的技能培訓,上岸轉產。執法力度也在不斷加大,2018年初,天鵝洲保護區與當地漁政、公安等部門成立長江江豚保護與聯合執法合作領導小組,定期開展聯合執法,專項打擊非法捕撈行為。

        同年初,譚佑先應聘成為保護區巡護隊的一員?!爸浦共稉菩袨?,防止農業面源污染,保障遷居這里的江豚吃得飽、活得好?!睂ρ沧o工作,他覺得雖有點辛苦,但很有意義。

        天鵝洲保護區管理處主任胡良慧——

        “保護措施不斷完善,水生生物棲息生境得到修復”

        走進天鵝洲保護區的視頻指揮中心,只見墻上大屏幕實時顯示著保護區內10多個不同水域的畫面。工作人員坐在指揮中心,實時監測水位變化、水質指標,還可迅速鎖定非法捕撈現場,并通過無人機喊話驅離偷捕人員。

        “這套‘智慧巡護系統’有效解決了我們巡護人手緊張問題?!碧禊Z洲保護區管理處主任胡良慧介紹,目前保護區在編人員只有13人,為加強保護力量,又從退捕漁民中招聘了6名巡護員。

        2019年,保護區與有關企業、公益組織等合作,引進智能監控設備和無人機,在天鵝洲長江故道和周邊長江干流的重點區域安裝水下攝像頭等智能設備,建立起巡護監控網絡。胡良慧介紹,近年來,湖北省還專門撥出項目資金1300多萬元,支持保護區建設辦公、科研、科普場所和監測塔等。

        除了硬件配套,保護措施也在不斷完善。胡良慧回憶,1998年夏,長江流域遭遇特大洪災,長江干流的洪水涌入故道,一些江豚被沖入長江干流,工作人員緊急采取攔網方式,保住了10多頭江豚。

        第二年,當地政府在天鵝洲故道東西兩端建壩攔水,并在東端大壩修建天鵝洲閘?!伴L江干流汛情吃緊時緊閉閘門,防止干流水涌入故道。正常豐水期則會擇時打開閘門,讓故道與長江干流水體交換,提升保護區水質?!焙蓟郯压实婪Q作“半封閉水域”,“由于長江干流水位高于故道,打開閘門,干流水域的魚苗可以一道流入故道,通過‘灌江納苗’為江豚提供更為豐富的食物來源?!?/p>

        水域環境也在不斷改善。過去,一些周邊居民在故道洲灘上挖魚塘、搞養殖,加之不合理的圍湖造田,導致故道周邊濕地退化、水草和魚類資源減少。近年來,保護區大力實施濕地修復工程,同時選取一些淺水區域,通過放置棕櫚葉模擬水草環境,搭建了3000平方米的“人工魚巢”,吸引魚群產卵。

        “每年3至6月是魚類的產卵期,水面下經??梢娒苊苈槁榈聂~群?!焙蓟壅f,保護區每年還直接增殖放流各種魚類千萬尾以上,以改善水生態,保障江豚的食物來源。

        “巡護監控、季節性水體交換、修復濕地、搭建人工魚巢……保護措施不斷完善,水生生物棲息生境得到修復?!焙蓟壅f,保護江豚不僅靠保護區,還要依賴長江生態系統的整體性修復。

        飼養員丁澤良——

        “通過人工飼養,可以詳細了解江豚的生理變化、生長繁殖規律”

        上午11點,丁澤良端著一盆餌料魚,走進位于天鵝洲保護區的江豚飼養基地——一個200多平方米的人工網箱。兩頭江豚正在水池里暢游,丁澤良蹲在水池邊,將幾條小魚送到水面上方。不一會兒,一頭江豚游了過來,一口吞掉小魚,轉頭又回到水中,時不時探出水面換氣,發出“噗哈、噗哈”的聲音。

        今年54歲的丁澤良原是天鵝洲漁場副場長,15歲起就跟隨父輩在長江邊打魚。天鵝洲保護區成立后,他和一些漁民被組織起來,幫助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專家開展江豚普查、科學監測。2008年初雨雪冰凍災害發生后,保護區將幾頭傷勢較重的江豚放在人工網箱救治,康復后放歸故道,僅留下一頭取名“天天”的雄性江豚試養,不久又從故道引入一頭雌性江豚“娥娥”與它做伴。那一年,丁澤良成為它們的專職飼養員。

        為何要在網箱人工飼養江豚?丁澤良的一本工作日志引起記者注意,上面詳細記錄著每天監測的故道水溫、溶氧率、酸堿度等,以及江豚每餐的喂食時間、喂食量,皮膚是否光澤、糞便是否異常、呼吸是否清脆有力等身體狀況及行為觀察。

        對丁澤良來說,這樣的近距離觀察,可以更好地了解江豚的身體及周邊環境狀況,及時采取相應措施:通過觀察糞便,如果發現江豚拉肚子,就會及時喂一些調節腸胃的藥物,并在餌料魚中添加維生素、生理鹽水為它補充營養;江豚怕熱又怕冷,最適宜生活在10至28攝氏度的水溫環境中,如遇高溫天氣需打開底水泵進行水體交換,給網箱降溫。

        在人工網箱里,“天天”和“娥娥”茁壯成長。2016年5月,它們的孩子“貝貝”順利出生?!啊鸲稹瘧言衅陂g,我們采取了營養調配、水溫調節、水質改善等多項安全措施,保證其順利分娩?!倍闪颊f。

        這樣的人工飼養也為江豚保護提供了重要參考。王丁舉例說:“經過長期人工飼養的觀察、研究,我們發現春季是江豚繁育的旺盛季節,同時江豚孕期所需的食物量比往常更大。為此,每年4至6月保護區都會安排人員增加巡護頻次,確保24小時有人巡護,并給懷孕江豚增加喂食量?!?/p>

        這些年,從哺乳、斷奶到攝食、營養補充,“貝貝”成長的每一個細節,丁澤良都認真觀察,記錄在案。根據年齡、體長和部分生理指標判斷,丁澤良還在“貝貝”進入青春期后協助科研人員對它實施野化訓練:嘗試為其投喂活魚,之后放入更大的圍欄中使其適應野生環境,逐步獲取野外生存能力。

        2020年7月,科研人員將“貝貝”放入到天鵝洲故道自然水域??粗约何桂B大的“貝貝”消失在水中,丁澤良雖有不舍,但更理解這件事的意義:“通過人工飼養,可以詳細了解江豚的生理變化、生長繁殖規律。人工飼養的江豚經野化訓練,也能獲取捕食能力,融入自然環境?!?/p>

        王丁介紹,迄今我國在人工飼養條件下成功繁殖并存活的長江江豚已有6頭,構建起了母豚和新生幼豚護理、江豚健康管理和常見疾病防治等較為成熟的人工繁育和保護技術體系,為江豚的遷地保護等野外保護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撐。

        上岸漁民楊家炎——

        “不僅是為了保護江豚,更是在保護我們自己”

        每年4月,小龍蝦上市季節,天鵝洲保護區周邊柴碼頭村的養殖戶楊家炎,就開始從自家稻田撈起一筐筐青紅色的小龍蝦,經分揀、打包、運輸,銷往荊州、武漢等地。

        “這是蝦稻共養的蝦,比吃飼料長大的蝦平均長1至2厘米,每斤收購價高出2至3元?!苯衲?1歲的楊家炎過去也是漁民。7年前,看到保護區管理越來越嚴,他尋思著另找出路。聽人說養蝦效益好,楊家炎主動上岸,流轉60畝土地,嘗試在稻田里養殖小龍蝦。但因缺乏技術和經驗,前幾年一直虧損。

        楊家炎說,為追求快產出和高收入,他當時大量投餌施肥,結果水體富營養化,很多小龍蝦生病。

        長期以來,當地農民過量使用農藥、化肥和飼料,類似的粗放生產經營方式,不僅影響農戶經營收入,也影響長江和天鵝洲故道水質。為加強對江豚等珍稀物種保護,1999年3月,石首市成立天鵝洲生態旅游經濟開發區(以下簡稱天鵝洲開發區),下轄天鵝洲保護區等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5個村、1個社區,總人口1.7萬余人。

        “我們印發公告,要求沿故道洲灘種植養殖戶做到‘人放天養’,進一步調整農業產業結構,不斷減少農業面源污水直排故道?!碧禊Z洲開發區黨工委書記郭傳兵介紹,自2017年起,開發區累計投入上千萬元,拆除搬遷故道周邊的各類養殖場,騰退土地300余畝。在開發區街道和故道周邊建設3個污水處理廠,收集處理居民生活污水。

        在開發區請來的專家指導下,楊家炎轉型搞起了生態種養,“給小龍蝦喂食黃豆,減少飼料投喂,用生物有機肥代替化肥,不打農藥……”效果很快顯現,稻田土壤條件和水質得以改善,小龍蝦品質也得到保證。2018年,楊家炎扭虧為盈,當年養殖純收入近10萬元。去年,他又流轉了50畝土地,擴大種植養殖規模。

        “好生態帶來好日子?!比缃?,楊家炎對改善保護區生態環境條件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不僅是為了保護江豚,更是在保護我們自己?!?/p>

      (刊于人民日報2021年9月3日第13版)

      附件:
      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97俺也去

      <meter id="vjpbz"></meter>

        <i id="vjpbz"></i>

        <form id="vjpbz"><big id="vjpbz"><menuitem id="vjpbz"></menuitem></big></form>